If you have any comment about this blog or want to contact us, please mail to:teroknor.blog@gmail.com

Dec 29, 2015

在傳說的面前-《蛇嬰石》

  要說這篇文章是要繳交《蛇嬰石》的讀書心得,不如說是一個老年人在慢慢回想這一年來所閱讀過、參與過或遊走在世界邊緣時的一些想法吧?(汗)

  已經好幾年沒有閱讀台灣作家的作品,並且稱讚一下台灣作者了,而《蛇嬰石》是這幾年來,少數可被我一而再、再而三閱讀,並且稱讚其中文筆、劇情編排及人物立體度的台灣本土作品。

  當然,這可能也跟我對於台灣作者及作品群的認知少、眼界小有關,但在我屈指可數的本土作品裡,由孫武宏先生於十多年前所寫的《蛇嬰石》裡終於不用再像這一年裡聽到的一堆年輕本土作家努力在推理、武俠等類型小說裡尋找屬於"本土"或"本格"的意識與新道路,而是毫不拖泥帶水地直接使用屬於台灣先民、原住民的傳統、傳說、術法、戰役等歷史元素,來構築一段毫不矯揉造作的台灣山林傳奇。

  在閱讀《蛇嬰石》之前,方才複習完大陸作者楊志軍先生(代表作《藏獒》三部曲)的《敲響人頭鼓》,那是一本屬於藏地的冒險故事;也才剛聽完黃志中先生對於其新作《夜行:風神鳴響》舉辦的新書發表會,在黃致中的新書發表會中,黃先生用了許多的篇幅與時間在說明自己為何要撰寫一部建構於現今台灣本土的武俠小說,以及述說自己在閱讀或接觸西洋小說、電影或金庸、古龍等作品時遇到的距離感,於是在那許多的疏離中,決定來創作一部屬於台灣自己的武俠傳奇。

  對於一個讀者來說,且是一個一直盼望閱讀到與自己土生土長的地方、文化有關的作品的讀者來說,其實是一則以喜、一則以憂的......

  喜的是終於有作者想到要提取自己身邊的人事物來創作故事了,憂的是不會吧?使用自己所熟悉的社會人文與地理來進行創作,竟需要如此大篇幅的解釋與懼怕不被讀者所接受嗎?

  或許黃致中所擔心的是早已習慣江南煙雨、大漠黃沙的武俠讀者無法接受在都市叢林裡見到那漫天飛舞的刀光劍影,但反過來說,當每回社會暴力事件發生時,有誰不希望有個大俠在警察到場前先現身懲兇除惡呢?同理,在山野傳說的相關作品裡,當世界各國的創作者都以自己國家、土地上曾有的傳說為養分,創作出屬於自己的作品時,又有哪個本地讀者不期望閱讀、了解與傳誦屬於當地的故事呢?

  某種方面來說,十幾年前所創作,卻遲至今日始出版成冊的《蛇嬰石》滿足了這一年多來聽了無數次關於「本土作家該要書寫本土故事」相關定義、呼籲的讀者的某些期望與解脫...... :p

  言歸正傳,回到《蛇嬰石》這一本足可以被改編成電影作品的小說。

  乍見《蛇嬰石》的書名便被這富有傳奇性的書名所吸引,甫閱讀幾頁便被作者流暢的敘事文筆所吸引,更感嘆於作者為了撰寫此書,為布農族各種人文、地理、傳說、霧社事件前因後果等所做的功課,不僅不讓那些傳說背景、歷史回憶等流於說書,加上書中對於各人物塑造的立體性,更讓讀者相信這故事的真實性,彷彿走入能高越嶺道,便可遙望到那蛇山,遙想那曾因民族尊嚴而戰的霧社英雄們及那即使早已事過境遷,卻仍被留在時間的洪流裡無法掙脫的鬼番。

  歷史是歲月的紀錄,不是過去式,不是現在式,也不是未來式;它只是進行式!記錄過去,記錄現在,也將記錄未來。
          -一九九九˙一˙二十五《蛇嬰石》


  在《蛇嬰石》中,除了這構築於台灣本地的亮點外,最讓人意外的驚喜是從第八章節開始的引言,每一段引言或許與小說故事內容無直接的關聯(時間倒是有一部分是相連的),但彷彿在反映故事中第一人稱主角-孫毅在《蛇嬰石》這段故事中的心境變化與感悟,又彷彿是作者在向讀者分享自己閱讀歷史、挖掘真相時的寫下的靜思語,甚是令人回味再三。

  人因夢想而偉大;因而,築夢踏實是生命意義所在,而築夢的過程,你會發現,人生,其實並沒有太多時間可供揮霍。
          -一九九九˙十˙三《蛇嬰石》


  很喜歡《蛇嬰石》這一本書所架構的世界與氣魄,可惜在台灣現今的影劇實力與眼光,無法將此故事搬上大螢幕(就算被搬上了,品質恐怕也......),否則如此在撰寫時便篇排好各式場景,讓人在閱讀文字時閉上眼彷彿便能跟著一起踏入山嶺,跟著主角與高沙的腳步追尋鬼番蹤跡與真相的作品,真的很適合像好萊塢、日本或韓國影劇總愛拍攝屬於自己的鄉野傳奇般發展為台灣的鄉野傳奇電影啊。

  本文節錄部分發表於作家生活誌:http://showwe.tw/books/comment.aspx?c=468

No comments: